背景: 阅读新闻

淄博博山“百年古窑与共存的古窑村”






[日期:2016-10-23] 来源:鲁网  作者:佚名 [字体: ]

      在博山区西南的城郊一带,有一个特殊的“棚户区”。

  狭窄的胡同、灰色的石板路、破败的圆窑、独具特色的匣钵墙……这一切看起来与棚户区外大量的现代化建筑有些格格不入,但是无可否认的是,这里曾是中国最大的陶瓷生产厂家——博山陶瓷厂的驻地。

  同时,这里也是博山陶瓷技艺传承千年的为数不多的见证者之一。

  我们很难想象,早在明清年间,每当夜幕降临,当村里星罗棋布的窑炉的火光映红了博山的半边天时,是一种怎样的壮丽景观。

  但是可以想象的是,正是这些窑炉和操持窑炉的工人们,成就了博山陶瓷的名气。

  如今,曾经用来烧制陶瓷的老式圆窑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,曾经的烧制技艺也已逐渐失传,但是古窑村的记忆,依然记载于村里的每一条马路,每一堵墙壁上。

  这些黑色、灰色、褐色组成的墙壁就是匣钵墙,现在已经成为了古窑村的一道景观。

      如今村里只剩20余座馒头窑,由于缺乏修缮,不少已杂草丛生。

  很多年以前,在淄博博山区山头镇的河南东村里,每当一座馒头窑要点火时,总会充满仪式感:赤着上身的“火神”面色凝重的喊一嗓子“点火”,然后一条火龙会冲天而起,从馒头窑上方的烟囱喷射而出,随后,浓浓的黑烟涌出,遮蔽了整个天空。

  点火,烧制陶瓷,是当年河南东村里大多数村民们都会做的事情。只是随着时代的进步,老式的方法已经被逐渐淘汰。

  如今,这些记忆,只存在于村里的老人和那些历经了百年风雨的匣钵墙里。

  山头镇的“万盏灯”

  清朝诗人、诗论家赵执信,笃信风水堪舆。

  因此在故去之前,赵执信曾经考察过博山四周的地形,最终他选择了博山土门头庄的南北坡作为自己的墓穴。在此之前,当地人将这里称为“天阶”。

  “因为他信风水,选择葬在这里有个说法,叫‘头枕金銮顶,脚踩万盏灯’。”博山山头街道办经贸委副主任冯群这样解释:“所谓的金銮顶,是指天阶山远看像是金銮殿的宝顶,而万盏灯,就是指的咱山头的馒头窑。”

  博山一带自古盛产陶瓷,尤其是山头的河南东村一带,大大小小的窑多如牛毛,这些用来烧制陶瓷的窑大多为圆形,如同一个个的馒头,而窑顶则有专门的烟囱,因此当地人依然习惯的将这种窑称为“馒头窑”。

  90岁的杨德东从7岁开始,就跟随父母来到河南东村烧瓷器,至今他依然记得瓷窑点火时的景象:“那时候管着火头的,叫火神。一窑瓷器能不能烧好,就看火神对于温度的判断。”

  每当一座窑开始烧制瓷器时,总会充满仪式感:赤着上身的“火神”手执火把,面色凝重的喊一声“点火”,然后窑工们开始点火鼓风,“轰一声,有时候那火龙一下就从烟囱里蹿出来,紧接着黑烟也冒出来。”

  圆形的馒头窑,加上随时会冲出烟囱的火龙,以及窑身上用来观测火候的专门的小窗,如果是在深夜站在天阶往山头镇看:“就好像是点着的灯笼一样,所以这也是万盏灯的来由。”冯群这样解释。

  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,传统的烧制陶瓷的方式已经有了改变,从1985年之后,馒头窑正式退出了博山陶瓷烧制的舞台,但是城区里的电灯,取代了馒头窑,赵执信的“脚踩万盏灯”,依然还在。

      这些黑色、灰色、褐色组成的墙壁就是匣钵墙,现在已经成为了古窑村的一道景观。

  古窑村的匣钵墙

  尽管从行政上来说,“河南东村”的称号早已被“古窑村”所替代,但是对于大多数当地人来说,“河南东村”依然有着独特的意义。

  由于村子坐落于岳阳河南岸东侧,因此才有了“河南东村”的名号。

  自明清时期开始,这里就是博山陶瓷的主要产地之一,岳阳山一带的煤矿通过岳阳河运到村里,供窑工们烧制陶瓷,而成批的陶瓷则通过水运和陆路的方式,运往全国各地。与其他的传统村落相比,古窑村的建筑别具特色:村里的大街小巷或胡同里,到处是圆柱形的器皿垒成的墙,许多民居建筑也是利用这样的器皿建成的。

  这些黑色、灰色、褐色组成的墙壁,有一个特殊的名字——匣钵墙。

  匣钵,是传统烧制陶瓷所用的器皿,当艺人们将泥土制成陶坯之后,将其放在匣钵里,然后送到馒头窑中进行烧制。

  换句话说,匣钵就是用来盛放陶坯的特殊容器。“那时候烧瓷,得用煤炭,但是用煤炭有个问题,就是容易产生杂质,混到陶坯里。”75岁的徐德和是博山陶瓷厂的老职工,谈起陶瓷的烧制,老人很是兴奋:“那这时候怎么办?就用匣钵把它们装起来,这样就不会混进杂质了。”而匣钵也是有使用寿命的,在一千多度的炉火中反复烧制之后,匣钵们的生命走向了尽头,它们被放在常温下正常阴干,随后又有了新的任务——砌墙。经历窑火反复的淬炼之后,匣钵的外表和颜色更加沧桑,而村民们将这些废弃的匣钵收集起来,和着泥将它们垒成院落和房子的墙壁,从而成了新的风景。

  “其实古人就已经懂得了再利用,尤其是匣钵墙,不但可以省钱,同时还很美观。”漫步在古窑村的胡同里,冯群抚摸着一处墙体上的匣钵这样说道:“也是因为它们,才让村子能够尽可能完善的保留下来。”

  大量的匣钵墙,吸引了驴友和摄影爱好者的注意,从2000年之后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来到古窑村进行参观拍摄,这也引起了当地相关部门的注意:“这也让我们意识到,必须把这个村子保护下来,让更多的人看到它,所以这些年虽然有城市规划,但是都绕开了这里。”冯群对记者表示。

  被蚕食的“馒头”

  时代的变迁,改变了古窑村很多很多。

  比如说馒头窑的数量。

  冯群曾经在古窑村进行过长期的调查走访,最终得出了一个准确的数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