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阅读新闻

“釉装饰”的变化,以及“影青”和“新粉青”






[日期:2018-09-07] 来源:《龙泉青瓷|装饰研究》  作者:夏侯文 夏侯辉 [字体: ]

      釉水不是瓷器的装饰内容,而是工艺手段,当单色釉成为器型表面的亮晶晶的颜色,便自然而然地成为一道审美的内容,这种工艺手段同时也就成为装饰内容了。

      龙泉青瓷有两大类器物,一大类是哥窑,黑胎施釉,色釉属无光釉,犹如酥油般的光泽,不透明,釉面光润,没有弟窑色釉来得活泼明快,但也色调丰富,有灰青、月白、粉青、浅青、米色和天青诸色,其中以灰青釉色为主,以粉青和米色为正色。釉层比较肥厚,利用釉的流动,口边只挂极稀薄的釉层,薄釉透出哥窑略带紫色的胎骨,足部无釉则呈铁色,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哥窑“紫口铁足”的特征。由于烧造工艺上的差异,有的器物还会出现两种不同的釉色。现代哥窑的釉色仍以青釉为主,由于现代工艺手法在人工开片上有较多的创造,在釉色上能够做到更为纯净。

      龙泉青瓷的另一大类是弟窑(龙泉窑),白胎施釉,以器型和釉色见长。长期以来,器型的釉色装饰就一道釉,称为单色袖,龙泉工匠戏称之为“赤膊釉”。单色釉的美学精神达到了后世彩绘、釉上彩等无法企及的成高度,它所提供的审美经验、审美理想,具有极高的美学价值和人文价值,是人类无限的想象力的表现之一, 它纯净,执著、安娴、美好,内外一样,更能体现出器型和釉色之美,表达出天人合一的艺术理想和精神境界。

      龙泉青瓷的审美,是从“赤膊釉”(亦称单色釉)开始的。在龙泉窑的传世器物中,不施纹饰,完全以釉色和造型取胜的器皿,行话称之为赤膊釉,这些器皿往往是小件,以日用品和文具用品居多。赤膊釉是弟窑传统工艺装饰,也是其传统魅力所在。它以釉色的澄青晶莹、近于翠色而著称,绿色是青瓷釉色的永恒主题,单色釉的青玉翠色,是龙泉弟窑所追求的最高境界,不同的釉水釉质,衬托出器物的不同装饰美感,成为青瓷追求玉感的主要手段,也是文人和工匠所追求的材质审美的最高境界,其中以雅致纯净、润如玉质的粉青和翠色效果的梅子青为代表色。“以玉比德”、“清淡高逸”的审美风格,符合中国传统崇尚人格品德的思想,另一方面玉色内蕴、含而不露,也符合中国人一贯内向的民族心理特征和审美需求,是人类文明的表征之一,把真正大自然的美,凝缩到晶莹的青绿色的釉层里,从而移入案头、家居之中,使之成为永恒。

      现当代龙泉青瓷的釉色艺术,忠实地继承并有效恢复了中国传统的艺术风格,在继承和仿古的基础上,有新的突破,龙泉青瓷的釉色之美在南宋达到了顶峰状态,现代的釉色,由于有了现代科技手段的介入,突破了过去人工经验的局限。科研人员也不断地努力,进行釉料生产的工艺改革,调整原青釉配方,曾经研究试制了225个配方,再不断进行筛选,研究出35个不同的配方,有高温、黑色、紫铜色,以及粉青和梅子青色等,采用干粉配料、球磨机加工的生产工艺,改变过去按重量比配釉为按配比称料配釉,有效控制釉料细度和球磨时间,做到配比准确,并简化了淘洗、沉淀、过筛工序,从而稳定了釉料配比质量。

      有必要简要地回溯下龙泉青瓷的釉色分类。作为龙泉青瓷装饰的工艺,其釉色以青、灰、黄为基调,每种又产生一些或深或浅的色调,变幻多端,衍生出各具特色的色彩。

     葵花扁肚瓶

      青色包括:梅子青、粉青、天青、豆青、淡青。

夏侯文·新粉青 宋人诗意石榴尊

      “粉青”,顾名思议,是青中有粉的感觉,色似淡青湖水,柔和明净,而“梅子青”则是如五月梅子初挂时的颜色,青翠碧绿,莹澈剔透。粉青釉和梅子青釉共同的美质追求就是青玉效果,所谓“纯粹如美玉,为世所贵”。

      梅子青釉的色调也有不同的呈色状态,不论“颜色青绿、莹澈明快”之说,还是“绿中泛蓝、乳浊失透、玉质感很强”之说,其釉的基色都应以绿色为主。它的成因,一是釉层较厚,为多次施釉加厚釉层所致,釉层越厚颜色越绿,一般来说,美的梅子青釉的釉层厚度至少在0.8毫米以上,多数为1.5~1.8毫米,器皿底的流釉可厚达3~4毫米;二是烧成温度高,梅子青釉烧成温度应1310~1320°C之间,高于其他青瓷,使釉层达到最佳玻化状态,让釉中的石英、黏土团粒和钙长石晶体更多地熔入釉中,减少釉层中的气泡,从而加强光的穿透力,使釉面呈现出清澈明亮的质感;三是在强还原气氛(把陶瓷原料中的三氧化二铁还原成氧化亚铁的过程)中烧成;四是对胎色的要求更白,也就是胎料的化学成份中铁低钙高;五是釉中铁氧化物要达到一定含量。

夏侯文·新粉彩 蕉影遮鱼

      粉青釉具有脂粉般的细腻感、云雾般的朦胧感和白玉般的凝润感,柔和淡雅,粉润如玉。釉色以蓝色为基调,呈色青蓝,青中泛蓝、蓝中含青,颜色淡雅细腻。釉色接近蓝绿或者蓝灰,其青翠碧绿的程度不如梅子青。古代龙泉粉青的釉色更接近天蓝色,如果增加釉中的含钙量,烧成后可以呈现青蓝色调,即天蓝色或者天青色。粉青釉的特点是物色接近蓝绿或者蓝灰,其青翠碧绿的程度不如梅子青,其釉层不透明或者半透明,玉质感最强,釉质硬度较梅子青釉略低。粉青釉的烧成温度在1170-1280°C之间略低于梅子青釉的绕成温度。现代龙泉的釉色与以往的釉色有微差,釉色风格各家均有所长,总的来说,釉色的纯净度更高,特别是对传统粉青釉的改变,使其既高雅清亮,又沉静内敛,仿佛汪浅碧的湖水,表现出很强的玉器的透明感,又能最大程度在玉质的透明度中映现装饰图案之美,成为受人喜爱的“新粉青”。而这个新粉青的最大贡献者,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夏侯文先生。

      天青釉,将粉青釉的窑温提高一些,使之提高玻化程度,釉质更透明,釉色更深,就会产生天青色。天青色可分为两种,一种是深天青,另一种是淡天青或天蓝色。

夏侯文·百年好合小口瓶

      青釉,顾名思义就是如青豆色,介于梅子青和粉青之间,淡绿粉润,柔美似玉,釉色稚嫩。豆青釉的化学成分与烧成温度与粉青相近,其釉层肥润,釉质乳浊失透,气泡较多,石英颗粒密集,光泽内蕴含蓄,胎色要求更白。

      淡青釉,即清淡的绿色,属石灰釉,青中闪黄或者黄中闪绿,颜色浅淡,其釉质透明,气泡稀少,开片多细碎透明。

      灰色包括:浅灰、深灰、灰青、靛青、虾青。

      龙泉青瓷的历史作品中有相当一部分灰色釉产品。灰色本身就是一种中间色调,极易产生变异,与其他色素结合后形成以灰为基色的衍生色。灰色釉基本都是高温下形成的,常因过烧才能显现。白胎青釉器多半是因过烧而呈现灰色调,黑胎青釉器多半是因欠烧而呈现灰色调。白胎器上浅灰色釉,釉质凝润细腻,釉面致密且硬度高,很少开片。釉下气泡均匀密集,光泽腴润,半浊半透,玉质感较强。黑胎器釉灰色的最多,由于釉质玻化程度不够,多数釉面乳浊。宋末元初的深灰釉,釉质透润有玉质感,玻化程度较高,釉下气泡较少,呈雾浊状,胎质致密坚硬,胎色深灰。靛青是天蓝色或者深灰色与褐色的混合色,色调深沉,呈深灰褐色,有的闪绿。虾青,是与青虾腹部的颜色接近的一种釉色,介于灰青与浅灰之间,釉质与靛青类似,烧成温度较高。

米黄釉

      黄色釉包括:淡黄、炒米黄、褐黄、青黄、蜜蜡黄。

      淡黄,是黄白相间的一种釉色,釉质透明亮泽,玻璃感强,开片细碎,容易剥釉。炒米黄,又称米黄,是一种接近正黄的釉色,釉层较厚,釉质半浊半透或者完全乳浊,釉面细润,开网状纹片的多。褐黄,也称茶色或烟色,类似串烟后的颜色,常在欠烧器上显现,釉层较薄,釉质透明的多,釉面润泽,常开冰裂纹片,胎色较深。青黄,是指绿色混杂黄色,即绿中闪黄的釉色,釉质一般比较通透滋润,胎色较白或者灰白。蜜蜡黄是一种黄中有褐,褐中闪红的混合色,类似蜂蜜或者琥珀色。釉质通透凝润,釉玻璃感,釉面如冰似玉,釉层较厚,釉下气泡较大、透明,可见石英颗粒,开冰裂纹片或者网状纹片。

天目褐釉

油滴天目釉

      龙泉青瓷釉色发展历经沧桑,在古老的传统文化与现代思想意识融合交织中,步入了全盛的时代,推动了龙泉青瓷艺术高层次的发展。这些传统的瓷胎体和釉色,现今有了很大的提高和丰富,除了传统的诸多釉色外,从业人员还研究成功了前所未有的釉色,如:高温黑色釉、紫铜色釉、虎斑色釉、赭色釉、茶叶末色釉以及乌金釉等。这些新颖的釉色,用在釉色装饰中,往往会有出人意表的美学效果,更多的人则在粉青或梅子青的釉面上进行点彩,适当点缀一二耀州耀斑釉,或天目金滴釉、黑色芝麻釉,赋予器物以跳动奔放的釉色美感。

      龙泉青瓷的诸多釉色中,以追求表达润如玉质的翠色效果的粉青和梅子青为代表色,特别是对梅子青釉,创作者无不追求厚釉,类玉类冰的感觉,因此往往反复素烧,反复浸釉,薄胎厚釉,最终形成翡翠般的深碧的效果,意味深远,情最交融。但也有不少产品一味要突“青翠”的釉色。在传统的梅子青釉中加入适量的化学成份,这种釉色人们称之为现代梅子青,从审美上来说,这种现代版的梅子青火气大,沉稳不够,釉质不够透亮,不如传统梅子青耐看。

      夏侯文在釉色装饰上,有着独特的研究和运用。新中国成立后,格子青釉和粉青釉这两大釉色的配方被陆续破解,从而成为大众配方,在各家均有区别大众配方的秘密诀窍的情况下,夏侯文着重于器物装饰的“因材施釉”和配方的精心筛选。值得特别一提的、也是更为重要的是,夏侯文遵循老祖宗的认知传统,其釉色寻旅严格追求崇尚自然的路径,在自然界的植物和矿物中寻求最能体现玉感和“青”的色釉配方,拒绝任何花哨的、速成的、有侼于自然大成的现代手段;因为手段的不同,终极目标也就大异其趣。因此,夏侯文的轴色配方,有自己的特色,在釉料的选择和配备上,有独特的洗涤、筛选之法,然后再配制自己的独门原料,能与自己作品的胚体更匹配,能凸显出最好的艺术效果。

      夏侯文首先做的,是在同一器物上尝试粉青和梅子青共辉的努力,从而开始了他的釉色寻旅。1996年,他在“葵花扁肚瓶”上成功地进行了粉青和梅子青两种釉色合为一体的实验,上部为葵花纹粉青釉,下部为点彩梅子青釉,体现了他对釉色把握的高超技艺。远在这之前的1983年,他根据东海沉船上的龙泉瓷碗的碎片,成功仿制弟窑粉青莲瓣大碗。这只碗撇口,粉青色,碗外浅刻两层莲花瓣,碗底部12朵丰满短瓣花,腹部24瓣修长莲瓣,排列整齐有序,碗内是鱼戏荷莲,釉水丰约适度,雅致高贵,特别是色泽的美丽非常诱人,可以看出他对釉色的精准的把握。最能体现釉色成果的,是他推陈出新的“九寸双鱼洗”。双鱼洗原为宋末元初器物,造型仿汉代铜鱼洗(洗是古代盥洗器皿,属盆器),敞口,宽平沿,腹自上而下向内弧收,平底、圈足。口径23.5厘米,高6厘米。腹外壁饰莲瓣纹,内底贴双鱼,首尾相随。通体施梅子青釉,釉层丰厚,淡雅文静。双鱼是模印以后再粘贴在底上,有釉上和釉下两种:釉上贴鱼没有釉,烧成后鱼呈紫红色,为露胎贴花;釉下者,经多次施釉,隐约可见双鱼。夏侯文的创新是,将浅盆的鱼洗变成了微凹的鱼盘,将模印紫泥双鱼首尾对署粘贴在圆盘中央,盘边饰以菱花样,盘腹刻6组水波纹,背面饰26莲瓣纹,采用釉上工艺,施以多遍的梅子青釉,厚而饱满,如同凝脂,深湛碧绿,仿佛潭春水,它的釉色和装饰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远远超出了古代珍品。这件作品口沿直径为九寸,与古代盥洗用具的“洗”有别,他取名为“梅子青九寸双鱼洗”,清楚地表示了师承和借鉴的渊源。这件设计新颖、制作精湛、釉色美轮美奂的作品问世后,好评如潮,成为龙泉的地方名片,也是前总理朱镕基赠送外国元首的珍贵礼品。这是夏侯文釉色装饰的最高境界,其深厚饱满的梅子青釉成为龙泉青瓷釉色的标杆之一。

      夏侯文在色釉装饰上的创新,更多地体现在“粉青”釉的变化和运用上。粉青是龙泉青瓷传统的釉色装饰,多用于刮花、刻花和划花装饰的器物上,因为相对而言,厚釉的梅子青釉往往会遮盖住上述用刀不深的装饰手法,如果要想取得好的线条装饰效果,就必然会选用浅薄不厚的釉色。这种最利于装饰表现,同时又能体现地域特色的釉色,就是龙泉青瓷的从业人员相沿习用的“粉”,因此对粉青的研究和运用,就成了夏侯文新的釉色表现的努力方向,夏候文对“粉青”色釉的兴趣,始于1984年。这一年,夏侯文根据日本商人报供的一块影青瓷片,成功地复制了影青挂盘,继而在外贸人员的启发下,设计开发出了“97头影青菊花餐具”,这套餐具的釉色,与龙泉哥窑开片瓷器的淡黄、茶褐迥别,也与粉青、梅子青等传统釉色不同,雅味十足。

菱边樱花挂盘(影青)

      影青釉色,介于青白之间,青中带白、白中闪青,所映衬的纹饰迎光照之,内外皆可映见,因此被称为影青釉,它是景德镇窑发明和大量使用的一种色釉。夏侯文毕业于景德镇陶院,谙熟影青釉色,其釉色主要分为两类,一是淡青闪黄,二是白中闪淡青色,厚处闪深绿色,且莹润精细,晶亮透彻,如同玉器的光泽,这与龙泉釉色所追求的玉感一致。他把自己对影青釉色的理解,与龙泉粉青釉色相匹对,发现有许多相同的工艺特征和美学价值,尤其是影青釉的纹饰主要是刻花、划花、印花,与龙泉窑的传统装饰技法如出一辙,对长于装饰设的夏侯文来说,有极大的吸引力。于是他采用影青釉创作了作品“菱边樱花挂盘”、“97头影青菊花餐具”,成为龙泉从业人员中唯一使用这种新色釉的人,为此也积累了驾驭这种釉色的丰富经验,他在景德镇的影青釉中强化它的淡青色,弱化它的偏黄倾向,成为影青釉色的变种,同时在龙泉的粉青釉中淡化它的青色,从而选择出种新的釉色,而这种釉色较之传统粉青更高雅清亮,平和,沉静,大方,仿佛汪浅碧的湖水,表现出很强的玉器的透明感,又能最大程度中地映现出装饰图案之美,这便是如今为为大家称道,也是龙泉人普遍使用的“新粉青”,不以厚釉而显深沉,在玉质的透明相中凸显装饰技艺,一副大家闺秀模样,于高雅、精细之中,体现出平和之态,清亮而不张扬,青色纯净且又含蓄内敛,宜于各种装饰且能尽显其长处,无疑是对龙泉青瓷色釉装饰的一大贡献。

      夏侯文作品中大凡以刻花、划花见长的青瓷,大多是这种新粉青釉色,如:33.5厘米的“九鲤同乐圆罐”,九条不同形态的鲤鱼,同现在清亮的釉色下,如同在清澈的湖水中嬉戏,鱼儿活泼的体态与圆罐安娴雅致的造型,构成静中有动、动中有静的艺术效果;“花好月圆盖罐”,高30厘米,以百合花为装饰花卉,尽显月圆时分万籁俱寂的场面和百年好合的美好祝愿,其安详的模样,非粉青的高雅而不能尽美……所有这些以粉青装饰的青瓷,它们内外一致的器型之美、装饰之美、釉色之美,让人想起舞台上的一袭青衣,款款袅袅,仪态万方……

      近几年,龙泉艺人积极引入德化高白色绢云母质极强的瓷土,在坯料上提高了粉青和梅子青坯土的白度,使其坯釉有良好的结合,烧出了新样式的龙泉青瓷。这些新造型因为胎体的洁净对所需釉料装饰有了新的要求,新粉青因此而大受青睐,成为现今艺术家多为采用的装饰釉料。

      色釉的装饰,一般情况是,一件器物往往使用一种釉料进行装饰,或粉青或梅子青或黄釉,但也有混和兼用的,在一件器物身上使用两种或两种以上的釉料进行装饰,别具风味。如“葵花扁肚瓶”,通体为葵花纹刻花装饰,胎体下部为扁圆状,梅子青釉,上面点饰铁锈斑,胎体上部为长颈,饰以粉青釉,卷口瓶内边也饰一二铁锈斑,瓶体上下部分不同色釉共美一器,由铁锈斑串饰,在一件器物身上,同时出现三种釉色装饰比较少见。

 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绿宝石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 龙泉青瓷  青瓷  龙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