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阅读新闻

“哥弟结合”的具体工艺手段






[日期:2018-09-08] 来源:《龙泉青瓷|装饰研究》  作者:夏侯文 夏侯辉 [字体: ]

      “哥弟结合”的工艺影响巨大,特别是定向开片,即色胎绘画工艺,为越来越多的从业人员掌握,其产品成为龙泉哥窑产品的一大类别。这项工艺有一整套的表现手法, 如泥浆挤压、滚贴结合、综合装饰、雕塑与绞胎相结合等,具有鲜明的工艺特点,现一一简介如下:

      1.泥浆挤压

       所谓泥浆挤压,就是用哥弟混合比例的泥浆,进行灌浆生产。简单的表述是这样:即在瓷胎上或灌浆前在模具上,用一种特制的管状泥浆壶,用绘画的手法,先勾勒出纹饰轮廓,然后用同样的泥浆填平。这种方法描绘具体形象,非常工整。如果用泥浆壶在湿坯上作画,需要掌握好坯胎和作画泥浆水分的干湿度,尽可能干湿一致,否则结合不起来。

夏侯文·哥窑龙纹贯耳瓶

      如果对这种工艺稍加创析,可分为三种制作技法:

     第一种,用弟窑的胎泥(选白度高的为准)为色料,绘在哥窑的湿坯上或者绘在要制作的模具上,然后即刻灌上哥窑泥浆,待脱模后原先绘在模具上的白泥图案纹样将被哥窑泥浆吸附过来,在哥窑胎体上成为装饰图案纹样。入窑高温烧成。因它们各自的膨胀系数不一致,开片大小不一,色相灰白分明,格调高雅艺木,效果俱佳,而且成功率高,有良好的经济效益(代表作: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的“龙纹贯耳瓶”和“龙纹小口瓶”)。

      第二种,将同样的白泥浆泼、甩或注入少许在模内。白泥浆多少要根据作者设想未来创作的纹样而定,动作要快。不要让泥浆在模内停留。采用快速滚动、倒、顺结合,泥浆在内因各种不同运动方式粘在模具上,部分粘上,部分未粘上,这样制作而成的纹样抽象、千变万化、浪漫、奇特、壮观,但佳作不多,要是不满意可擦去重来(代表作: “盘口扁瓶”)

      第三种,首先在母模上设计好图家(要简单大方)用凹凸刻制出装饰图案,后翻制出模具来,因此模具上得到的是相反的凹纹样,然后等白泥浆规整地填入凹处,最后合起模具,灌入哥窑泥浆。脱模后。填在凹处的白泥浆就吸附在哥窑胎体上,成瓷后,灰白图案醒目、协调、规整,大片小片具在,可以批量生产(代表作:“翻口莲瓣瓶” ) 。

      2.滚贴结合 

      早期的哥弟结合工艺的创始运用,是从平面的“滚”动中开始的。所谓平面的作品主要是指盘类器皿,将哥窑的泥胎模具坯体,放在辘轳上,通过不在同心圆上的不规则运动,迅速快捷地用刷、泼、画、涂等各种手法,将弟窑泥料表现在盘体上,因为具有不确定性,其图案神秘、奇特,趣味无穷。这类作品只要肯尝试,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图案效果,但是不具有预期性,也往往少有理想的作品。夏侯文较早用这种方法制作了“旋风的轨迹”,在哥窑开片的大盘上,刷出旋风的动势,反差对比,有特别的装饰效果,从而获得1994年浙江省陶瓷艺术设计创作一等奖。

     这种方法因为有不可预期性,带来了它的神秘性,在这个基础上利用贴片的手法进行再装饰,就会变化为可预期的图案效果。于是出现了滚贴结合的工艺表现手法,具体做法是:在将要灌浆的模具上滚出抽象纹样来,即刻灌进泥浆,这时哥弟两种泥浆自然结合在一起,待坯子从模具中取出后,再贴上需要装饰的图案纹样。贴的部分最好与坯胎色调有所差别,烧成后主次分明。成功的例子就是获全国第七届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一等奖的 “红色的诱惑”用哥弟结合的泥浆在模具内滚出自由的、抽象的、浪漫的纹样,为釉下胎体装饰,然后采用贴片的方法,在需要装饰的主要部位,贴加长条形的、白泥的、似花非花的几何浮雕图案,随即在白色图案上喷-层稀薄的紫金土,浮雕图案精雕细刻,呈典型的朱砂胎色调,不挂釉,在窑炉青釉的还原氛中变成了红色,从而在青瓷釉面上跳动着红色密码,是红与青的相互诱惑,体现了装饰的魅力,在龙泉青瓷单色釉的审美定势和实用器皿的定势中,大胆延伸了它们的审美价值。作品造型丰腴,线条流畅,器型优雅大气。整体造观充满了现代意识,又巧妙强调局部图案装饰效果,一眼看上去就是青瓷,有哥窑,有弟窑,还有精巧的图案。

      3.综合装饰

      又称综合材料装饰。其工艺流程是利用色材、玻璃、纤维、金属等材料嫁接或镶嵌在瓷器表面或底足预留好的空间位置上,用以装饰或弥补造型缺陷的一种装饰手段。这种装饰手法新颖,效果奇特,是完成纵横向跨度较大的器皿成型的重要手段。

      龙泉窑的哥弟结合的综合装饰,其工艺原理一如上述方法,所不同的就是外加选用的材料仅为龙泉的泥料、釉料。采用嫁接、镇嵌等多种手段,在瓷胎上预留好的位置上进行装饰。

夏侯文·青瓷的延伸

      这种工艺手法的成功之作,当推夏侯文的“青瓷的延伸”,融哥窑和弟窑与一体,用传统的刻、贴、刮、划、雕等技法,强调抽象与真实相结合。装饰与造型突出创新,看上去是青瓷,不丢失传统,但又是一件崭新的、富有时代气息的现代青瓷作品。具体工艺程序是:以龙泉窑作支撑,将中国的五大明窑(定窑、钧窑、耀州窑、官窑和哥窑)结合在一起研究。各取所需为我所用,纹饰用耀州窑和定窑风格,钧窑釉流动性大,只能少用,用到恰当部位。由造型来定,因此设计成图案立件-大花瓶。通过综合装饰,将它们聚合在一起恰到好处。首先用龙泉窑的胎体,滚上哥窑胎泥作釉下胎坯上的纹饰,自由、浪漫而神秘,再在湿坯上按事先设计好的部位,用贴片的方法贴上汝窑、定窑与耀州窑纹饰,待坯干后入窑素烧,最后浸官窑釉,花瓶口部用钧窑釉作装饰边,最后剔去定窑、耀州窑作纹饰上的哥窑釉层,根据需要再喷一层稀薄的透明釉在纹饰上,最后入窑烧成。首件作品,就获2002年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的“中陶杯”精品展金奖。

      4.雕刻与绞胎、露胎相结合

      哥弟结合所生产出的器皿,经过实验证明,也可以运用弟窑青瓷的装饰手法,如浮雕、堆塑、泥条牵线等技法进行装饰。这其中以浮雕技艺的运用为最佳,不论浅雕还是深雕,可在哥弟结合的绞泥器皿上运用,也可以在混合灌浆的露胎的部分大展手脚,在显示出哥窑的纹片装饰特色的同时,又具有弟窑装饰的趣味,起到画龙点睛或主次分明的作用,创新而不落荒诞怪异。

      比如,用哥弟结合的泥浆灌浆成型时,可以露出不施弟窑白泥浆的黑色胎体部分形成露胎,这个袒露的部分亦可采用雕刻之法,使露胎部分呈现浅浮雕、半浮雕或深浮雕的图案花式,使露胎的装饰效果锦上添花,更具美感。这种装饰手法带来的直接美感就是大气、雄浑,是哥窑开片上的辉煌巨作,先声夺人,为瓷器史上所未见。作品有夏侯文的“哥窑龙凤纹吉祥瓶”等。

      “41公分高浪纹小口瓶”,采用哥弟窑泥料绞胎,釉底层胎体是哥弟混合,外施纹片釉,釉面大小纹片相间,灰白相接。恰到好处。在瓶的肩部重点装饰水浪纹,浪从口部直流而下,在肩部雕刻出层层浪花,远看气韵生动,气势确磅礴,近观精雕细刻,回味无穷。作品充分发挥哥窑材质美的特点,釉里含蓄变幻,给人以耐人寻味的艺术魅力。

夏侯文·哥窑龙纹天球瓶

      “哥窑龙纹天球瓶”,器型古朴端庄,肩部雕刻一圈浪纹图案,左右系上双耳双环,使之动中有静,别具特点,再露出朱砂胎体,雕刻图案清晰,有优美的艺术效果。而且作品的圆型部分用膨胀系数不一致的白土画上龙纹,烧制后纹样显露,灰白分明,纹片有大有小,开创了哥窑工艺史上的新纪元。

      哥弟结合的雕刻与绞泥的运用,“千禧三龟尊” 是其一例。作品直口圆唇,中下腹鼓出,斜弧收至圈足,下腹为哥窑、绞胎,中上腹至口粉青釉色,上腹贴小龟三只。烧成后,由于龟收缩的拉力,与龟对应的内壁出现三个圆形开片,似三个龟蛋,外壁好似三只刚出壳的小龟。青色的釉面似湖水,小龟四周出现放射状开片,似小龟在水面学游时泛出的水波纹,下腹开片有如湖底的鹅卵石。整件作品的造型装饰显现出匠心独运,但自然天成的开片又不可人为,正是这种别具的匠心和自然开片、绞胎的浑然天成,使这件作品成为干载难逢的绝品。

 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绿宝石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 结合  工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