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阅读新闻

纹饰类别和纹饰内容的变化






[日期:2018-09-09] 来源:《龙泉青瓷|装饰研究》  作者:夏侯文 夏侯辉 [字体: ]

     龙泉弟窑的装饰手段比较多。

     现代龙泉弟窑装饰的一大变化,首先是随着器型的变化而变化的,体现在造型的自体装饰的附件上,琮式炉、鬲式炉以及贯耳瓶、龙耳瓶、凤耳瓶、象鼻瓶、穿带瓶、熏炉等旧式的器物越来越少见,而附着于它们身上的装饰部件,如没有独立存在意义的凤耳、龙耳、贯耳、鱼耳等耳系附件,却附丽在新的器型上而获得更多更广泛的运用,出现在许多新颖的器型上。常见的耳系,有双耳的,也有三系、甚至四系和五系的,装饰在器型上,成为完整的审美载体。

夏侯文·梅青釉 荷风笔筒

      现当代龙泉青瓷的纹饰中,有较多的推陈出新的纹饰变化,类别有几何图案、商周青铜器和玉器图案、古典花卉图案等,具体图案则有反映江南地域风物的动植物和自然风情的纹饰,如鱼纹、水浪纹、波涛纹、花草纹、蕉叶纹、梅花纹、海棠花纹、菊瓣纹、菊花纹、牡丹纹、莲花纹、缠枝纹等,有传统题材的动物纹饰的五爪龙纹、凤纹、虎、象、双鱼纹等,其图案形状和表现方式有了与以往纹饰截然不同的效果。而一些与老旧生活方式紧密相关的纹饰,如铜钱花纹、十宝纹、八卦纹、古典人物纹、宝相纹,汉瓦当纹、飞鸟海马纹等则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 

      相较而言,在人们日常生活用品的纹饰上,多为植物题材,在陈设型器皿上有更多种多样的纹饰题材。

      1.实用品的纹饰和陈设器皿的纹饰

      龙泉青瓷的实用品,包括日常生活用品的碗盘勺碟,文具用品的笔筒、笔架、水滴、镇纸、笔洗、印泥盒,情趣用品的香熏、香炉、花瓶等,是龙泉青瓷的传统器型当中最主要的大类商品。

      几千年来,随着时代变迁而不断推陈出新的日用瓷器,如盘、碗、杯、洗、瓶、炉之类,造型千变万化,种类繁多,如盘类有莲叶盘、六角盘、菱形边盘、葵瓣盘、莲花圆盘等;碗类有撇口、直口、内折口、葵瓣口等。随着现代造型手段的不断更新,模具和模压手段的运用,现今的青瓷制品多半采用模具或半自动化的机械设备生产,这些现代生活日用品的餐具、器皿,做得越来越精细,完全不同于旧日粗厚笨大的模样,走上了实用功能加美术设计之道,完全成为批量化的产品,主装饰上也更加美观,漂亮,多以成套建制呈现,如"17头影青餐具”、“97 头影青菊花餐具”、“葵花餐具”、“45 头金鱼西餐具”等。一套餐具一种装饰风格,有云凤纹、葵花文、莲纹、牡丹纹的,有粉青釉、梅子青釉、影青釉的,产品丰富,规格齐全,还有符合现代生活的餐饮用品,如毛巾盘、参茸盅等,这些用品的纹饰图案多为植物花卉,柔美和顺,也有少量动物纹饰的,呈现出鲜明的时代审美特征。品种从传统的几百种增加到上千种之多。这些餐具,均采用浅浮雕技法,如金鱼餐具,在器皿周边饰以斜形双层莲花瓣,花瓣中间两尾金鱼悠闲自在地嬉耍,含意年年有余。厚釉处滋润青碧犹如翠玉,釉薄处青中白,微露白筋,晶莹润泽,又深浅变化,青白相间,稳中有动,动中呈稳,给人以蓬勃向上、生动活泼、优雅和谐 、舒心悦目之美感。

      除了实用类的器皿外,陈设器皿越来越多地成为龙泉青瓷工匠的主要创作类型。

      瓷器的陈设效果与使用效果,是不同要求的两种效果。使用效果追求审美和功能的统一,但更多的着眼点是以功能为最大考量,而陈设效果,则完全强调它的审美性和艺术性,这种专一的艺术美感,对人们陶治性情更具潜移默化的影响力。

      现代生活的一大变化,就是美化环境,使生活艺术化。艺术也越来越生活化,陈设品的需求空间极大,家无瓷不贵,室无瓷不雅。陈设瓷以自然美、生活美、艺术美和文化美展示出它在现代家居空间中的无穷魅力。青瓷以它美丽的颜色和造型,成为家居、办公场所和公共空间美化环境的重要摆件,同时,相对而言陈设器皿的体积也相对较大,艺术表现的空间越大,从业者的艺术灵感的表现空间和手段也越加适用。

      龙泉青瓷专供陈列观赏的器物,包括瓶、尊、雕塑制品和属于日用陶瓷范围的某些高级精细品种,如盘(挂盘)、大碗、罐等。其中瓶、尊、罐,从古到今都是大门类,现代社会生活中这些器皿仍然是大宗产品,但器型和纹饰有了与现代社会审美相适应的变化。

      瓶类,现代社会更加不拘泥与为插花用,更多的是以其造型和纹饰作为空间装饰之用,只不过更加贴近现代审美要求而已。冬瓜瓶、梅瓶、四方瓶、莲瓣瓶、弦纹瓶等传统瓶类都在生产创作之类,同时变形变异的瓶类产品也不绝于人们的视野,种类繁多。王传斌的“太湖印象”在椭圆型体上加施炫纹,犹如太湖的波涛,瓶颈是仿“瘦绉漏透”的太湖石,用德化料捏塑而成,黄褐色与青碧反差强烈,给人印象深刻,也别有情趣。陈显林的“大丽菊花瓶”是插花所用,扁肚上用浮雕装饰大丽花,花朵盛开,错落有致,意象饱满,粉青釉色,其现代审美和工艺装饰,符合当今人们的趣味追求。

夏侯文·凤耳活环瓶

      双耳系的瓶类,品种多达上百,如双耳瓜菱瓶、象耳双环花瓶、双耳小花插、双螭龙耳赏瓶、雨龙双耳瓶,藤条双环花瓶、双喜象耳瓶、双鱼耳瓶、双耳蒜瓶、双耳弦纹瓶、活环凤耳瓶,等等,器型的主体造型不同,附件的装饰也各种各样,构成了瓶类的万千世界。

夏侯辉·鱼戏盖罐

夏侯文·蕉影遮鱼圆罐

      罐,实用品,圆筒形的盛物的大口器皿,是盛装食物、食材的日常生活用品,一直是龙泉青瓷的主要产品,但与祭祀相关的谷仓罐之类的器皿已不见创作。龙泉青瓷业者已现代审美眼光,在这种造型上竞相创造出“圆不一相”的”罐子”,使用忽和陈设兼具,釉装饰和胎装饰都力求别具一格、精益求精,从而做出缤纷万象的艺术贡献。不同的体型、体量和装饰的作品层出不穷,器型有天球、乳钉、苹果、莲子型的,圆的、、扁圆的,有盖,无盖的,直立的、低扁的;釉色有梅子青釉、粉青釉、青釉、黄釉的,各具色彩。敞口罐,大口、短颈、深圆腹,平地或圈足,口有圆口、平口、盘口之分;盖罐的盖形,也多有不同,有平盖、伞形盖、荷叶盖的,不一而足:罐身装饰有单色釉的,有工字纹、牡丹纹、菊花纹等纹饰的;罐盖的摘手(钮)装饰也多有不同。有鱼形、卧狮、水滴、叶片、样云玉桂、菡萏、花鄂、珍珠等,各具美态,与器型呼应,美不胜收。夏侯辉在罐类造型和摘手上多有创意,如“鱼戏盖罐”、 “寿桃小罐”、“顽石摘手罐”、“荷叶盖罐” 、“祥云玉柱罐”等;其他如陈显林的“粉青乳钉盖罐”、董炳华的“粉青牡丹天球罐”、毛丹阳的“将军盖茶叶罐”和“祥瑞茶叶罐”、王传斌的“青苹果盖罐”、曾志华的“满堂富贵牡丹花盖罐”和“露胎牡丹花盘口罐”、周华的“点彩福罐”、 廖秀珍的“工纹将军罐”……就是无数青瓷罐中的佼佼者。这些青瓷罐的装饰技艺,有用刻划花、浅浮雕、绞泥、露胎、贴塑等技法,花样繁多。

夏侯文·纹片如意尊

毛正聪·三牛喜庆尊

      尊,原为青铜器型,形制为敞口,粗颈、深腹、圜底、圈足,用于盛酒或做宫廷陈设用器,龙泉青瓷与别的瓷器窑口一样,在借鉴青铜器和玉器造型上多有努力,瓷尊式样也较多,莲花尊、三足尊、苹果尊、鱼篓尊、石榴尊、太白尊、牛头尊等均有所创。“三牛喜庆尊”,在尊颈处以贴塑三只牛头而名;吴维清的“福牛尊”肩配铠甲纹饰,腹部有羊首图案,雄壮大气;陈设挂盘,是龙泉青瓷的大宗产品,纹饰多样,有母子鸡、龙纹、梅开五福、腾龙、荷叶、牡丹、杏叶、双鱼、鯉鱼,甚至还有西湖印象、一帆风顺、 马到成功、年年有余等,釉色有黄釉、粉青、梅子青、影青等。工艺多为浮雕印坯,高级的作品,有手工浅浮雕、露胎、刻花等工艺表现。

      龙泉青瓷的文案摆件是陈设器皿中的一种,产品也多有佳姿,香炉、香插,各具生香之态,有大家之作,也有普道工匠之为。香炉有琴炉、线香炉、熏香炉等,器型有莲花香熏炉、仿古铜盖炉、仿宣德炉、鱼耳炉、 龙耳香炉、弦纹圆炒等,款式多种多样,装饰也各呈其巧,多为三足,云脚、乳钉,四足较少,扁圆的炉体上有只现单色袖的,也有束腰浮雕云纹的。炉分有盖和无盖两种,有盖香炉的盖面装饰大为人称道,盖有刻菩提叶的,有现半圆莲蓬状的,有铜制镂雕云烟纹的,精致端巧,表达了虔敬之心。香插的装饰也花样不少,有荷叶、莲叶盘口的,有天地方圆装饰的,有葵口和束口的造型,还有蕉叶形的……除哥窑开片之外,香炉、香插的釉装饰大都为粉青和梅子青两种,黄釉极少。

董炳华·四喜娃

郑一萍·雀之灵

      雕塑是龙泉青瓷陈设器皿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题材,有人物雕塑、动物雕塑、佛像雕塑,以及浮雕瓷画壁饰等。佛像瓷塑人物是历代龙泉从业者擅长塑造的各式神佛形象,如佛教人物观音、释迦、弥勒、文殊、普贤等,道教人物八仙、真武大帝等。当代龙泉艺术家也多有此类题材的创作,如:李巧强的“吉祥弥勒”、杨孔星的“坐莲观音”,董炳华的 “弥勒佛”和“关公”、严卫恩的“坐像观音”、杨永祥的“观音”和“水月观音”、“观自在”等,灵活运用捏塑、堆塑、贴片、刻划、模印、压坯、灌浆等多种造型装饰手法,尤其是巧妙利用露胎方法表现人物的肌肤等特殊部位,烧成后,呈鲜艳的火石红,不仅获得与青瓷釉色对比鲜明的视觉效果,且更有利于对面部表情、形象动感姿态的细微刻画。这是符合瓷质美感的塑造手法,也是龙泉雕塑的一大特点。“观自在”以普陀山杨枝观音碑刻为蓝本,塑一尊站在莲花台上的杨枝观世音形象,慈爱端庄,珠冠锦袍、璎珞飘帔,服饰精雕细琢、线条流畅,面部刻划传神。此作与他人最大的不同之处,是用高岭土而非龙泉瓷土造型,肌肤非紫金土的火红,而呈羊脂洁白细腻之态,加之淡雅的粉青的釉色装饰,细腻而通透,充分展示了龙泉青瓷之美。除了神佛题材外,历史人物“关云长”、“茶圣陆羽”、“张良拾屐”、“洪秀全起义”以及董炳华的“四喜娃”、郑萍的“雀之灵”等人物造型也有所表现,它们的装饰手法,釉色以粉青与梅子青为主,厚釉薄胎且露筋,露筋部分显白,立体感强,形象生动。

夏侯文·八头玲珑龙凤酒具

      2.天翠窑”的纹饰特点

      新时期经济体制改革后,家庭工坊式的青瓷创作单位如雨后春笋纷纷亮相,极大地解放了龙泉青瓷的生产力。在诸家研究所和个人窑口作坊中,夏侯文青瓷研究所的“天翠窑”的弟窑纹饰作品,有着鲜明的风格和特点,别具一格。

      夏侯文是景德镇陶院彩绘专业毕业,比较重视图案装饰和科技创新。传统的龙泉青瓷以造型和釉色为重,他服膺这个传统,同时认为作品一定得有装饰,装饰是作品的灵魂,不脱离青瓷本色的得体装饰,加上科技创新,才会有长久的艺术生命力,永不会被时代淘汰。

      夏侯文的特别之处,在于他几十年来一直强调创新意识,从前进的方向和发展的角度去面对、审视青瓷的艺术装饰。综观他的所有作品,一味仿古的东西不多,“仿古那都是别人的想法,别人的创意,说得不好听了就是抄袭,你自己在哪儿呢?”面对从老祖宗手上传承下来的器皿,他会认真审视,在继承借鉴先人优秀作品,从他们的作品创意中获得某些启示的同时,汲取创作经验,总结设计规律,将它们糅合于现代创作理念之中,加以改进或提高。他注重弟窑青瓷的造型和釉色,多有单色釉出彩的作品,如“吉祥尊”,一只形体饱满的大口尊的短颈两边各装饰了两只羊头,羊角加饰褐彩,生动、形象,是为吉祥之意,瓶体其余部分无任何装饰,入目处青翠满身,是单色釉的杰作之一。但他更注重青瓷上的装饰。他认为青瓷单色釉作品。远远看去还不错,但近看就没有东西欣赏,完美的青瓷作品要:造型好、釉色正、工艺精、装饰美、创新佳。

陈爱明·挂盘

      龙泉瓷的最大特点在于釉水的与众不同,也以相得益彰的装饰手法赢得赞美,其装饰手法不外是浮雕、堆贴花和凸凹的弦纹,主要是刻花、刮花、划花,其中最主要的装饰方法之一是刻花。纵观龙泉传世作品,其刻花大多为短线刻划花纹,这与器形的大小有关,更与制作者的审美有关,相对而言,短线刻划花的图案,因为短促,其变化的动势较小,不可能有较强的流畅感和生动性。夏侯文针对这种弱点,以自己的绘画基本功,注重用长的线条来设计、描绘图案,其线条柔和舒展、长劲有力,有较强的流畅感和生动性,具有饱满的立体感。

      器物上的图案,与器物同时产生,没有独立存在的实用意义,却有相对独立的审美意义,体现创造者艺术意识的强弱、高低。装饰为器形所添加的审美内容,关键是合适与否,美感度如何,而不是画蛇添足。夏侯文所用的装饰题材,主要反映江南的自然景物,木槿,栀子、紫藤,芦雁、麻雀、鸳鸯、小鸟,芦苇、杨柳等多姿多彩的植物花卉、动物鸣禽,都是他的纹饰内容,梅花的傲骨奇枝,水仙的冰姿玉骨,紫藤悬垂的丰腴,兰草的碧叶花蕊……在他的作品中都有精彩的呈现。

      这些纹饰题材,活色生香地出现在龙泉青瓷的装饰中,是历史上没有过的,在现当代的龙泉青瓷从业者的作品里,也只有少量成局部的涉猎,全然没有夏侯文那样多姿多彩的、全方位的表现,而且这些纹饰内容,不只是取用局部的、孤立的花朵式样,或动物的某种僵化的、程式意味的形态,而是整体的、全面的凸显,带有绘画中工笔描写的那种呼之欲出的精细的写实形象,这些鲜活的、立体的动植物形态纹饰在粉青和梅子青的釉色辉耀下,在色釉的宁静和冷艳中显得立体而又充满生命质感的美,有着装饰的阴柔之美,温情、生机、和谐,既表现了杰出的工艺手段,更体现了可贵的艺术性。这种装饰内容与花鸟画家笔下的作品一样,精神性极强,可以远离叙事的情怀,借助鲜活的生命之态,更多地表露他个人的情怀和情趣,以及他的审美倾向和艺术风格。而这些正是龙泉的从业工匠所缺少的。

      以百合花纹饰图案为例,北宋金村窑出土刻百合花纹,黄釉,局部写意的一朵百合花和两支茎叶,粗犷笨重,南宋早期刻百合花粉盒盖纹饰,虽有细腻之处,也是纤弱局部之态,全无盛放容貌。天翠窑的“百年好合小口瓶”,通高47厘米的长身小口瓶上,百合花的长茎从瓶底部斜向茁壮而起,满布正面瓶身,在肩部最惹眼处盛开一高一低的两朵大花,花蕊绽放,下部筒状,花边下垂,粉苞毕现:长线条的花茎,圆润有劲。颇似短竹叶的叶片,侧反卷曲,自然生动,瓶体罩以粉青釉,“出筋”明显,立体感极强,可谓亭亭而立,高雅大方。百合花如此,其他如莲荷、紫藤、牡丹、栀子等浮雕而现的花卉,无不如此,其强劲的线条表现力,突出了装饰图案的立体感,加以粉青釉色笼罩,作品的艺术表现由此升华。   

      他的梅子青釉的刻花作品同样精彩,丝毫不逊色于粉青釉。代表作“花开如意”15组菱花边的大盘中心,是刻花牡丹,花和叶葳蕤成一个圆周,于翠色叶片放出一朵杜丹花,雍荣华贵,外圈则有两种不同的装饰,一是12朵划花水浪纹,再一是刻花缠枝牡丹,别具图画意境。

 
夏侯文·梅子青 莲纹将军罐

     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梅子青釉的“翠鸟莲纹将军罐”。

      莲纹是龙泉青瓷各个历史时期均常用的装饰图案,多半以“莲瓣纹”出现在器皿的四周或外壁,以此烘托器型的美感和精神向度,荷叶也有很多表现,特别是在罐盖上常有装饰,但没有莲茎的地位,更遑论整个莲荷的装饰表现。夏侯文把这个常见的历史纹饰题材加以深化和提升,选择了一只硕大体型的将军罐,将瘦削得下巴,改造成面积饱满的圆底,如一面平旷的池塘,树根高高低低、参差不齐的莲茎从罐底濯波而出,“出筋”的立体效果显著,舒张、半和的莲叶,全面表现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植物形和精神风貌。饱满的罐体上,整体形象青翠生动,格调清新和谐,一幅全景通转式的荷莲盛开图,是“爱莲说”器皿装饰的生动诠释。

      夏侯文的纹饰图案中,除花卉植物外,还有多姿多彩的鱼,不论是鲇鱼、鲤鱼、金鱼、鳜鱼,都在他的器物上有充分的表现,或静止不动,或穿行游游弋,或摆尾翻卷,形象生动,泼刺刺的,仿佛是刚从龙泉溪中跳跃而出的鲜活的生命,对这些形形色色不同形态的水中精灵,人们端详注目,摩挲宝爱,亲切地称之为“夏侯鱼”。鱼类的纹饰图案,在龙泉的历史作品并不鲜见,现代的从业高手,也多用“鱼”来作为装饰纹样。因为鱼,谐音“余”,有幸福美好的寓意,钱余、粮余、年年有余,在器型装饰中多为模压模塑进行露胎装饰和釉下模印装饰,或用来作为瓶罐的摘手,而在器型的整体装饰上几乎没有过生动的、完整的形体表现,而这恰恰是夏候文彩绘有专业基本功的强项,对于龙泉青瓷的装饰来说,是全新的纹饰图案,展现了别人无法模仿的装饰能力。“鲤鱼莲花盘”,梅子青釉,菱花边,满盘装饰,上部是摆尾鲤鱼,用深刻的技法表现,下部是高低有致的莲茎、莲叶,纹饰高低凹凸,浸上青釉后,四处釉层厚,凸处釉层薄,高温烧成后,釉色在光线映照下,凹与凸、厚与薄、明与暗、光与影,构成了别具神彩的釉面图画,精致、端巧。“蕉影遮鱼” ,则是在瓶身一角垂下一片蕉叶,阻挡了部分光线,数尾鲤鱼无声地游弋其中,宁静安祥,呈现出平和之美……“双鱼折沿洗”是鱼纹装饰和工艺极臻的集大成之作,两尾鱼,一上一下,曳尾于水波纹裹簇之中,折沿上满没长条缠枝纹,刻花与浅浮雕并重,梅子青如水似玉的釉色笼罩,透明清澈,是天翠窑的镇窑之宝之一。

      在夏侯文的亲授之下,夏侯辉的“箭筒劲竹”,纹饰图案翠竹、飞禽,用浮雕、长刻、划花技法,刀法技艺娴熟,意气酣畅、立体感极强;“桃花流水大碗”继承其父的鱼纹装饰风格,游弋的鲤鱼用浅浮雕表现,器沿牡丹纹饰用色泥涂刷,以剔地手法获得大块的灰色调映衬游鱼,其中落水桃花先用浮雕刻制,成瓷后再在表面施以桃色粉彩,在绿水中凸显色彩,整体画面构图,使用了多个半圆的组合,以芦苇穿连,形象表现了江南春雨中碧水一景,诗意盎然,装饰意味浓烈。夏候水平的“桂子飘香荣九秋”、“童趣瓶”,在瓶和罐的器身上,装饰了人物纹样,这是现当代青瓷装饰较少有人涉足的纹饰图案。关于人物纹样,北宋以来,历代龙泉青瓷不断有所表现,诸如杯、盘、瓶上的贴花人物、印花人物纹、印花婴戏纹、刻花和合童子效,以及刻花人物故事、八仙纹、印花佛教人物纹、模印人物关公等,但这些人物纹饰囿于表现手法,大都粗率,缺少人物性格特点。而夏侯水平的人物纹样,摹写侍女秋摘桂花之态,用浅浮雕表现,人物体态,连同衣袂线条,都有新颖、生动的刻画,洋溢着浓浓的生活情趣……

      在器皿身上,展现活色生香的植物花草的全姿全态,游鱼、鸟雀鸣禽的自乐自在,人类的生活、劳动的情景,多方位、多层次地构建了自然情景下的多彩图画,使青瓷装饰风格充满了当代审美意识的田野风情和艺术品位,这是历代以来龙泉人所没有创造过的纹饰图样。这些丰富的纹饰图样的集体出现,体现了一种美学精神,一种与天地共青的艺术精神。

      顺便说一下,天翠窑除了釉色和图案的表现外在,在工艺的创新和运用上也为别家别户所不及,如“堆点立线”技艺。

夏侯文·19寸堆龙纹盘

      所谓堆点立线,即挤泥条,根据设计好的图稿,以国画的白描形式,以泥条为线,在半带有一定温度的泥坯上进行,勾勒堆花(它与白描手法一致,也讲究抑扬顿挫,有节奏感),然后根据需要在勾勒好的轮廓线内在挤泥点来丰富内容。因泥条与泥点高于泥坯,厚釉,烧成后泥点与泥条会浮现出来,与釉色产生鲜明的对比,有别样的艺术感受。夏侯文的“19寸堆龙纹盘”和夏侯水平的“梅子青莲纹洗”、“虾戏”都是这种新工艺的工艺成果。 

 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绿宝石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 龙泉青瓷  青瓷  龙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