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阅读新闻

新器型的自体装饰






[日期:2018-11-09] 来源:《龙泉青瓷|装饰研究》  作者:夏侯文 夏侯文 [字体: ]

      立足传统,面向未来,龙泉青瓷从业者们用新的智慧和能力,通过一系列美轮美奂的装饰纹样和装饰手法,开拓出符合与时代同步的美学载体,展现了新的创造和新的实用美学价值,全新的器皿装饰,呈现出时代审美的新式样。

      龙泉的瓷土较之景德镇的高岭土,泥性软,收缩大,支撑强度弱,烧成时容易矮挫破损。不少龙泉青瓷的新品,却往往以大体量获得视觉美感,这与多遍施釉和素烧有很大关联,在反复的素烧和浸釉中加强了坯体的强度,因而有了与古代迥别的大件作品。这些大件器皿,由于体量饱满,敦庞厚重,釉色均匀深沉,翠色浓厚,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,既是当代青瓷艺术的杰作,也必然归类于经典佳作行列。

      青瓷“竹节杯”,就是龙泉青瓷新器型的自体装饰的典型之作,龙泉产竹,开门见竹,竹之形体结构钢筋挺拔,竹之自然色彩近似青瓷釉色,更重要的是竹子象征着“高洁刚直、谦逊有为”的民族气节,它的枝、叶、干、鞭都是艺术的化身,只要适当地组合与夸张,稍作提炼就是一件很好的工艺品或日用器皿,因此设计创作竹型工艺青瓷及竹型日用青瓷,自然天成十分美丽。

夏侯文·竹节杯

      “竹节杯”用竹鞭为盖“顶”,竹节为“柄”,杯上身为干,下部分用一道凸线二道凹线收小为脚,装饰16颗圆点表示根须,刻上一组竹叶刚劲有力,口的下沿用上一道竹节,竹节杯的神态就出来了。更可喜的是口沿下的一道竹节,对于此杯的成型十分有利,不易变型,还能阻挡釉水下流,从而使竹节杯不仅成品率极高,而且釉厚、玉质感增强,达到质美型美的境界,工厂乐意生产,消费者更是乐意购买。自1967年投产以来成了龙泉瓷厂的拳头产品,远销法国、新西兰、意大利、日本、澳大利亚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.艾黎获得两件竹节杯后,在《瓷国游历记》一书中这样写到:“夏侯文大师有两件最喜爱的青瓷,一件是竹节笔筒(参加挪威国际博览会创作作品,文具之一),带有釉下雅致的雕刻竹子图案,另一件是气魄刚健、带盖的竹节茶杯。每当看到这个笔筒和用上这个茶杯喝茶时,就感到赏心悦目,十分可爱。”一件日用瓷长期生产出口,久盛不衰,这在中国陶瓷史上也是少有的。同时期的夏侯文还设计了竹叶碗、竹叶餐具、茶具等近四十个品种。

夏侯文·镂雕牡丹纹花蕾瓶(夺翠牡丹)

      “青瓷镂雕牡丹纹饰花蕾瓶”(简称“夺翠牡丹”)也是能够归于经典的一例,既有丰沛的体量,也有浓厚深情的装饰风格,装饰手法为龙泉青瓷首创。器高22厘米,但其腹径确有31厘米,丰厚饱满,球体瓶身上部是三组手工绘画的牡丹花,精雕深刻,雍容在自然垂落的花叶中。其别具一格之处,是外加了三个贴片,而且与三组花叶自然连缀在一起,每个贴片为菱形花边,同样用镂雕之法满布牡丹花,边角纹饰用剔地起凸,自然重叠,通体梅子青釉,一派春深似海的梅子初挂的风格。所谓“夺翠”就是古人形容青瓷“九秋风露越窑开,夺得千峰翠色来”之意,对青瓷翠色的重镂复雕,在釉色上达到了传统青瓷色如碧玉的效果,具有装饰与造型凝合在一起的美感,从而产生端庄圆润的艺术感染力。

牡丹金钟(综合装饰)

      “牡丹金钟”(亦称“刻花金钟”),是综合装饰的典型案例。器型如吊挂金钟,圆硕雍容,胎体为弟窑瓷土,再用哥窑泥料周身堆牡丹纹图案,剔泥,显露完整的纹饰图案,罩粉青釉,露朱砂龙形吊把,装饰意味浓烈,与金钟形体上隐现的牡丹纹饰对应,相映成辉。这件作品,经二次烧成后,整体为粉青釉色,明快透明,是装饰手法与造型相得益彰的成功之作。

莲塘锦绣

      “莲塘锦绣”其器型灵感来自汉乐府《江南》: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。鱼戏莲叶间。”它的装饰之美,体现在器型花边为自然翻卷的荷叶,从瓶身内部延伸到外卷荷叶边的是出水的莲茎、莲花和两条游鱼,均为浅浮雕装饰,将造型装饰和装饰造型合为一体,有着浓郁江南风情的细腻描绘,开创了器皿装饰的新境界。

雷慧仙·云说

      与“莲塘锦绣”的装饰思路相似的是叶芳的“云晓得系列”,她把关于“云”的遐想,变为装饰的构思,以“云纹”为装饰纹样,装饰在各种器皿上,这些器皿包括常见的碗、杯和更多创意造型。“云晓得.碗”,是在碗的部分沿口饰以长条云纹;“云晓得.杯”,是在杯底部饰以露胎的环状云纹,以这种特别的装饰手段,表达对不同器物的共同装饰理念。有意思的是,这种装饰理念带动了器物造型的更新,“云晓得系列”中有几组瓶,均不是常见瓶样,如“蒜头瓶口和翻口瓶组”,瓶身修长,口沿均小,一个朝内卷,无颈,如同蒜头瓶口,一个朝外翻,长颈,瓶身颈部和口沿下部装饰环瓶云纹;另一组“斜口水杯”,一高一矮,在竖立的斜口外沿装饰环形云纹,通体梅子青釉装饰,如同人体一袭青衣,只在领口处装饰花样,从而成为时尚用品;还有一组则为高矮肥瘦不已的圆瓶,锥形瓶体,上宽下瘦,口沿内折,在内折的平口沿上装饰云纹,为不规则的瓷瓶造型,是传统青瓷的创新。
与“云晓得系列”异曲同工的是雷慧仙的“文房一云说”。作者为了表现祥云的装饰效果,设计了一套文房摆设,依次高矮四件圆柱形器皿,可作笔筒、花插、水盂等用,敞口,内斜折沿,四个不同高度的圆柱上满饰云纹,蔚为大观。是因装饰而成新器型的代表之一。

      陈烈汉的“鱼歌”粉青小口瓶,用写意鱼形装饰在小口瓶的肩部前后左右,生动活泼,与瘦长的瓶颈呼应,平衡椭圆瓶体,成为一个新的整体造型,鱼形装饰成为主体造型的鲜明、生动的装饰语言,使整个器物成为具有当代美感的青瓷作品。他的另一件作品“粉青鱼龙炉”,同样以模印的鱼龙作为装饰耳系,生动的龙头鱼身,附贴在光洁的炉身两旁,动静得宜,在传统的造型中突出了时代的审美意识,简洁而又精致。

王武·青壁

      王武的“青壁”和“青壁一龙纹壁”,是新的陈设器皿中具有独立意义的造型,得益于釉装饰和镂雕技艺,作者把古玉壁的造型沿用到青瓷上,以釉装饰青翠透明如玉的釉色效果,让青瓷焕发出玉璧一样的形制和光彩,可谓简洁至再,陈设效果突出,在“龙纹壁”上,中心部位用汉瓦当龙形作纹样,外饰一围工字纹,烘托主题纹饰,镂空刻花,紫金土涂层,使器物主体玉璧更具古典意味………

      严月华“鼠耳出戟尊”,粉青釉,用模印老鼠作双耳装饰,算是别出心裁,仿古铜器造型,敞口,腹微鼓,足外撇,颈、腹、胫的四周各贴条形方菱,俗称“出戟”。这种动物模印装饰在龙泉青瓷中比较少见。

 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绿宝石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 工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