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阅读新闻

现代青瓷陶艺的装饰表现






[日期:2018-11-10] 来源:《龙泉青瓷|装饰研究》  作者:夏侯文 夏侯辉 [字体: ]

   

梅红玲·鸟巢

    现在国际陶艺界将现代陶瓷艺术品简称为“陶艺”。现代的生活造就现代的艺术,以及与其相适应的审美情趣和艺术感受。龙泉青瓷由于陶艺家和大专院校师生的参与,再加上东西方文化的交流,由其是新一代青瓷从业者人员的学习、生活、文化和社会背景的不同,他们利用青瓷语言传达主观审美和内心思想,通过融入现代意识和造型装饰理念,使龙泉青瓷展现一个新的境界和门类,这就是青瓷陶艺作品。

      龙泉青瓷的器型、纹饰一直随时代的变迁而变化,根据每个时代的主流审美取向而不断改变自身的装饰风格,具有较强的世俗性。现代陶艺作品,不仅仅是器物本身的美感,更是文化品味的象征,延伸装饰于空间里,营造出具有现代意识的美感,主要以器型的变形、夸张,附以一定的装饰,表现某种不确定的审美意趣,符合当代人的某种审美要求。

陈显林·衣架上的套装

      纵观龙泉青瓷的现代派创意作品,装饰手段运用上更为多种多样,在综合装饰方面更是多元丰富,如木质、玻璃、金属、纤维等其他材质以拼接镶嵌等形式介入龙泉青瓷装饰,无疑是为龙泉青瓷装饰增添了多元的装饰方向,其艺术效果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   相较于欧美陶艺有个性、大胆、感情丰富,但过于随意,龙泉青瓷现代陶艺作品,多以现实题材为基础,注重材质的开发和工艺的创新,常用的划花、刻花等装饰手段施展较少,而多镂空、雕塑、彩绘、穿插、组合等方法。将时代元素融入传统器皿,是青瓷陶艺的一大路径,特别是在陶艺创意作品中,小资情调的时尚作品多有问世,金莹的“夜视”、“一天一天”,严少英的“喜上眉梢”,或在圆盘上彩绘象形小鸟,或在圆钵上加饰立体图案,这种装饰手法,有其随意性,以表达某种特定情境下的思绪,而不是专属的装饰纹样。

    与这种装饰表现相比,许多陶艺爱好者借助于造型装饰以获得某种审美意向,例如竺娜亚的“热带瓷鱼”、“空山新雨后”,梅红玲的“鸟巢”,杨建琴的“山花烂漫”,沙力的“瓷啄青花”等。

沙立·瓷啄青花

      “热带瓷鱼”采用釉彩装饰,表现热带鱼的斑驳鱼身,现代感强烈;“空山新雨后”是王维的《山居秋暝》中的诗句,竺娜亚用一道刻线,表现山峦叠翠,单色釉装饰山形,给人以清新、幽静、恬淡的山中秋季的联想,可谓不着他色,尽得风流;“山花烂漫”,以几何斜线造就峡谷,用彩釉点缀出山中如火山花,如入山谷之中,阅览烂漫山花;其中陈显林的陶艺作品“千峰竞秀”,器物造型特点简明,结构简洁,利用彩绘将器皿外壁以写意抽象的手法描绘出群山拔地而起,一片郁郁葱葱,而点睛之处正在于,看山似山,看山又不似山,画面所传达的信息依赖观赏者的主观审美,传统艺术的格调、气韵与来自现代艺术的象征、表现和谐的融合在了一起;“瓷啄青花”在露胎的哥窑圆柱上,装饰不规则的粉青釉刻花花纹,抽象表达“哥弟”同体,即融洽又冲突的装饰表现……

云晓得系列五·品泉

    有的陶艺作品,缺少生动的装饰,但借助于实体造型,也能表达某种现代理念。如陈烈汉的几件陶艺作品,“方舟”有意用一种不规则的扁圆组成,其稳重协调、又充满对比变化,器名“方舟”,是诺亚方舟之意,让人加深体会作品的多种意味;“南海一号”,取材于南海沉船水下考古的故事,沉船的朽木与生动的游鱼相安无事,朽木、船篷、风帘微微卷起,制作极为细致真实,肌理层次对比巧妙又和谐统一。

王利军·深秋

    另外还有董炳华的“哥窑·破出”、“哥窑·转”,王利军、周华的“融”等陶艺之作,同样让人们体察到它们的装饰魅力和深刻内涵。

 

 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绿宝石 | 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