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阅读新闻

刘法星:雕塑青瓷






[日期:2018-11-11] 来源:《上手》  作者: 刘法星 吴京颖 [字体: ]

 

 

      吴京颖:听说您最早是做黑陶的,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青瓷?
      刘法星:我的祖辈没有做这一行的,我是因为从小的爱好一直走到现在。我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习画画,后来学了十几年的木雕,还学过雕塑。我曾经走街串巷地卖过画,还做过那种民间庙里供奉的佛像。
1997年,我开始做黑陶。大概在2002年左右,我感觉黑陶的市场不景气,于是有了学做青瓷的想法。在一位朋友的帮助下,那一年的下半年,我开始尝试烧窑,最初连烧了三窑都是坏的,到了第四、第五窑才有点起色。最近几年,我拜了徐朝兴大师为师,开始深入学习青瓷烧制技术。
      吴京颖:您现在每天的时间都是怎么安排的?
      刘法星:现在整个市场正处于转型期,不景气,所以我们也做的很累。平时的时间除了出差办事以外,就是从温州、义乌等地接一些单子做。像我们手艺人根本没有时间娱乐,我的时间都是在做陶瓷,然后再想办法把它卖出去。我觉得时间完全不够用。
      吴京颖:青瓷在您生命中扮演了一种怎样的角色?
      刘法星:青瓷给我的人生带来了预料不到的变化。它带我走上社会,让我有机会与许多师兄交流,还能成为徐朝兴大师的关门弟子。它给我的人生发展带来很大的帮助,如今,在我的工厂里,青瓷厂房的规模远远超过了黑陶,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。
      吴京颖:在您的记忆中,您投入时间最久的作品是哪件?
      刘法星:在我的记忆中,投入时间最长的作品是一件瓷牛作品。这件作品高56厘米,长九十多厘米。当时我连续烧了十几窑,一窑只能烧一个,最后一窑才烧成功。大件的难度很大,动物造型的瓷器烧制成功率很低。
      吴京颖:有没有哪件作品的创作过程您印象特别深刻的?
      刘法星:2015年在宜兴参加一次比赛,我到比赛现场,不喝茶不坐凳子,不停地做,花了十三个半小时完成参赛作品,原本这件作品是需要一周时间才能完成的。作品以荷花为主题,名叫“春莲三友”。还有,我还在做黑陶的时候,由一种石榴瓶,大概两个半小时我就能雕一个,一般我用12到13分钟就能把一个瓶体做好,当时整个车间的同事都很叹服。
      吴京颖:一般您的作品制作过程中费时最久的是哪个环节?
      刘法星:我的风格和龙泉的青瓷大师们不一样,我以雕塑为主,雕塑的打磨、翻模耗时最长。我最雕塑作品,无论是人物还是动物造型都需要构思,又要结合龙泉青瓷的特点,有些造型跨度大了很可能就烧不成功。所以雕塑类的作品,可能出现的问题是无法预测的,只有烧制完成之后才能知道结果。所以我的模具都会修改三五遍,反复调整,没有办法一次性完成。
      吴京颖:您有没有一些比较独特的技艺?
      刘法星:也谈不上多独特,龙泉这边的胎体材料、釉水材料,市面上都能买到,我们自己调一下就可以了。另外,在青瓷瓶体上做高浮雕、低浮雕、圆雕、立体雕等技术难度都很大,这一方面我研究的比较多。龙泉青瓷的走线贴金、金镶瓷等技术也是我大约从六年前开始研制出来的。
      吴京颖:平时哪类器型做得比较多?
      刘法星:我尝试过很多大的器型,成品率比较低。现在还是尽量做40厘米以下中等规格的瓷器。另外还会做些雕件之类,我比较擅长雕十二生肖、文房四宝、大瓶体的牡丹花等作品。
      吴京颖:从造型上,您喜欢传统一些的,还是现代一些的呢?
      刘法星:我还是喜欢传统的。现在青瓷创作其实容易显得不伦不类,自己看着也有点别扭。我最喜欢老的梅子青,与越窑接近的那种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绿宝石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 青瓷  雕塑